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1月1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走廊里的小鸟
日期:2018-12-1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苏晓丽
点击:246

家住公寓,是那种高层点式公寓。大凡到过的人都知道,公寓里商住交织,鱼龙混杂,走进公寓无异于走进了一个浓缩版的万国城。有开办公司的、有经营小旅馆的、有做美容按摩的、还有超市、有快餐。当然,更少不了长租短住的房客以及如我一样有房屋产权的住户。每天天一亮,公寓的几部电梯便上下穿梭,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值得庆幸的是,我家所在楼层至今没有被商户们入侵。因此,也就少了些嘈杂的噪声袭扰。许是对闹中取静的羡慕与褒奖吧,这里的人们一直都把这个楼层称为“小安乐窝”。

然而,就在不久前的一个清晨,阵阵鸟叫声打破了这里以往的宁静。起初以为又有麻雀误入了公寓,便急忙出门解救放生。寻声行至走廊的端头,发现鸟叫声原来来自鸟笼里的两只虎皮鹦鹉。

“这是谁把小鸟放在这儿啦?吵不吵人哪?赶紧拿走!”

先我抵达的邻家大婶扯着嗓子喊开了。这一嗓子,让整个楼层的房门像乱了程序的电玩游戏一般无序的开启了。一时间,露头藏身的姑娘,赤身短裤的小伙,手持饭勺的大妈,以及披着床单的大爷,人们各具特色现身走廊构成了一幅活生生的公寓百态图。

“不知道啊!”“不是我家的。”“也不是我的。”“哪来的呢?”

正当大家纷纷表态以求撇清自己的时候,鸟笼旁边那户房门缓缓的打开了,接着从里面走出来一位满头白发、面容憔悴的老奶奶,她随手关上了房门,又朝着众人急走了几步,这才低声对大家说:“对不住大家了,我们是昨晚才搬进来的。小鸟是我五岁外孙女的,她现在患了白血病,医生说发现的太迟耽误了最佳治疗期。“老奶奶略微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孩子有病不能出去玩儿,这两只小鸟就成了她最好的朋友了。不好意思吵到了大家,等我归拢归拢东西马上把小鸟送回农村老家去。”

听罢老奶奶的话,邻居们面面相觑,全都默不作声了,只有号称小喇叭的邻居大婶磕磕巴巴的接着话茬说道:“这小鸟…唱的…不…不赖…还不赖,挺好听哈?留着吧!”大家也随声附和起来:“是挺好听的。”“别送走了,留着吧!”“留着吧!”

伴随着各家各户轻轻的关门声,走廊里又恢复了两只小鸟的“二人”世界,清脆的鸟叫声此起彼伏,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那么的动听,仿佛是代表小主人向大家传递着谢意,稚嫩而清澈。

如大家所愿小鸟真的留了下来。一晃过去一月有余,如今与其说两只小鸟变成了大家的公共宠物,倒不如说变成了这个楼层不可或缺的一员更恰当。自从小鸟落户这里,每天都会有人为小鸟开窗通风、关窗保暖。小鸟渴了有人送来矿泉水给它喝,饿了有人买来小米喂它吃,就连鸟笼里的卫生也有人不厌其烦的为其打扫,俨然一个国宝级的待遇。

这两只小鸟也非常的通人性,每当人们出行归来只要听见脚步声,它们准会叫上一两声表示问候,煞是喜人。因此,小鸟的粉丝也越来越多。为了能与小鸟亲密互动,大家还像模像样的学起了鸟的叫声。有一次,尚未学会吹口哨的金嫂,一边嚼着饭一边在走廊里学鸟叫,结果一个不小心把饭粒喷到了邻居的身上,逗得大家前仰后合的。

一天周末,走廊里突然响起了小鸟的惊叫声,开门一看,原来是刘大哥家的小猫乘人不备溜了出来。小猫原于本性正对着两只小鸟虎视眈眈,还时不时动手动脚的。刘嫂见状飞起一只拖鞋打得小猫连滚带爬跑回了自己的家。从此,小猫长了教训再也不敢打小鸟的歪主意了。

种种迹象看是对小鸟呵护有加,其实人们内心更牵挂的却是小鸟背后那个生病的小主人。茶余饭后人们经常会把小鸟作为话题来谈论,不知不觉中总能将话题引到小女孩身上。“生病的小女孩怎样了?病好了没有?”

善良与爱心总能诱发人们强烈的关注。于是,打听小女孩消息的重任落在了邻居大婶身上。果然不负众望,消息很快被大婶精准的打捞上来。好消息是孩子终于骨髓配对成功,孩子有救了。坏消息是孩子的父母一个在家中务农,一个在城里打工,平时所积攒下来的钱早已给孩子治病花的精光,为了救孩子的命现在正打算卖掉家里唯一的一处房子。

钱,是个十分敏感的字眼儿,特别是住在公寓里的人大多都是上班族,靠挣工资生活,平时省吃俭用根本没有太多的活泛钱,倘若经济宽裕相信谁也不会蜗居在拥挤的公寓里。

怎么办?与小女孩一无亲二无故的,帮还是不帮?要说咱公寓里的人就是仗义,大家得知消息后二话不说,一个字:帮!说帮就帮事不宜迟,整个楼层的人都被发动起来,张姐五百,李哥一千,就连生活比较拮据的金大哥也硬撑着捐出二百块钱,他还不太好意思的说:“钱不多,全当是瓜子不饱暖人心吧。”就这样大家整整凑足了三万多元钱。当邻居大婶儿代表大伙把钱送到白发老奶奶的手上时,老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热泪盈眶的说:“恩人啊,恩人!”

触景生情,让我想起一个故事:很早以前,一支考古队进入了被称作死亡之海的沙哈拉沙漠,当他们看到荒漠中有很多逝者的骸骨时,队长总让大家把骸骨掩埋起来,还用树枝做个简易的墓碑。一周以后,当他们离开时突然刮起风暴,考古队完全迷失了方向,在食物和淡水匮乏的危难时刻,他们沿着来时一路掩埋骸骨树起的墓碑,最终走出了死亡之海。没错,在沙漠里是他们的善良为逝者找回了尊严,也为自己留下了生命的路标,最终找到了回家的路。

从故事返回到现实中来,思考着公寓里的人们是否也在以另一种方式为自己留下了生命的路标呢?

走廊里的小鸟依旧唧唧咋咋叫个不停,好像在为小女孩祈祷平安。而我所在的这个楼层里的人们都有一个心念,笃定那个从未见面的小女孩一定能早日归来。因为公寓里有太多吸引人的草根故事,有快言快语的大婶,有吹口哨的金嫂,有刘哥家淘气的小猫,特别是公寓的走廊里还有两只活泼可爱的小鸟儿……都在等她回家。

【编者按】文章感情真挚、行文流水。特别是题目吸引人,《走廊里的小鸟》透出人性的善良和内在的美。期待您再次投稿美丽文学社,问候作者!【美丽编辑:毕寿柏】
上一篇:【大山同题(第29期)】烟
下一篇:雪村之恋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20247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