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1月1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回头是岸
日期:2018-12-1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若晴
点击:253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让心有余悸的陈楠又紧张起来。她犹豫了一下,慢慢地将手伸向门把手,慢慢地将门打开。门口并没有人,只听到“噔噔”下楼的脚步音。会是谁?她疑惑着,正想把门关上,突然发现门口有一张纸条,她把纸条捡起来,只见上面写着:
借条

莫小伟向陈楠姐借了两万元钱,一年后还清。

借款人:莫小伟

时间: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

陈楠看着字条,下楼的脚步声已经渐远,她把门关上,来到窗户前向外望去。只见一个男孩的背影,匆匆地消失在了黎明前的夜色中。

陈楠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但是那惊魂的一夜,也让她无法忘怀……。

 
 
 
陈楠下了夜班,已经走进了自己家的小区,电话铃声响了,她接通了电话,“喂,妈,您还好吗?怎么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电话是陈楠的妈妈打来的,“楠楠,我很好,你在忙啥啊!”

“我刚下了夜班,已经快到楼下了。”

“经常加班,下班这么晚,你要注意安全啊!”

“妈,您放心吧,现在的社会治安很好的,没事,您不用担心,等忙过了这段时间,我就回家看您去。”

“嗯,家里都挺好的,不用惦记我。”

“嗯,妈,您早点休息吧,我快到家了。”

“好吧,你一个人要注意安全。”

“妈,放心吧,没事,我挂了啊!”陈楠挂断了妈妈的电话。

就在她挂断电话的那一霎那间,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个人在跟着她,她回头看了一眼,没有人。她继续走着,还是有一种被尾随的感觉,她又回头看了一眼,依然没有人。一种恐惧感不禁油然而生,她加快了脚步。

她快步走上楼梯,终于到家门口了,她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孩,在她的身后探头探脑。她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拿钥匙的手开始颤抖。终于,她打开了房门,就在她开灯的一霎那间,那男孩冲上楼梯,冲进了她的家门。她想喊,已经来不及了。男孩用左手捂住了她的嘴,右手的刀已经贴在了她的咽喉。

男孩压低声音说:“不许喊,否则我杀了你!”

陈楠恐惧地点了点头。男孩用左手把门关上了,然后又将她拖进了客厅里。男孩把她推倒在沙发上,然后伸手扯下她的丝巾,用刀划开,撕扯成两根绳子,一根捆住她的双手,一根捆住了她的双腿。

陈楠惊恐地望着男孩,男孩抢下她的背包,胡乱地翻着,包里大概只有一千多元的现金,还有一张银行卡。这时,陈楠的手机响了,男孩看了一眼,是她老公打来的,男孩没有让陈楠接电话,手机一直响着。

陈楠说:“是我老公的电话,你让我接个电话吧,不然他会担心我的。”

男孩犹豫了一下,用刀指着陈楠说:“说话注意点,不然我就杀了你。”

陈楠点了点头,男孩接通了她老公的电话。

“喂,老婆,你怎么才接电话啊?你不接电话,我都担心死了。”电话里传来陈楠老公焦急的声音。

“我,我没事,我刚才在洗澡。”

“老婆,还有两个小时,我就能到家了。”

陈楠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十一点钟了。“哦,你……。”陈楠似乎想说什么,男孩的刀紧紧地贴着她的咽喉。

“你想说什么?亲爱的老婆。”陈楠的老公问陈楠。

“没,没什么,我想说你开车要注意安全,我累了,先挂了啊!”

“累就早点休息吧,不用等我了。”

“好,好的。”

男孩挂断了陈楠的电话。男孩问陈楠,“说,你家的钱在哪里?”

“我,我没钱。”

“你不说,我杀了你,是钱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

“我…,我真的没……。”陈楠突然面无血色,呼吸困难。

“你,你怎么了?”男孩被这突然其来的一幕惊呆了。

“我…,我有心脏病,药…,药……。”陈楠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声音也越来越弱。

男孩拿起现金,转身想离开。突然姐姐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小伟,快拿药来,妈妈的心脏病又犯了。”

莫小伟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快要窒息的陈楠,犹豫了一下,问道:“药在哪?”

“那……。”陈楠看了一眼茶几上。

莫小伟看了一眼,已经被他翻出来扔在茶几上的速效救心*。他慌忙地将药瓶打开,倒出几粒放在陈楠的嘴里。然后,他坐在陈楠的对面,看着陈楠。吃了救心*,陈楠的脸色渐渐缓了过来,她对莫小伟说:“谢谢你。”

莫小伟说:“我并不想杀害你,你快告诉我,银行卡密码是多少,我只取两万元,其余的还你。”

陈楠说:“你这么年轻,需要钱可以自己去挣啊,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吗,这么做是犯法的,你的一辈子就毁了。”

“少废话,快说密码!”莫小伟有些急促地说。

这时,陈楠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息,莫小伟打开信息,是陈楠的老公发来的短信:老婆,因为下雪,高速被封了,我今天回不去了,要明天才能到家,你别等我了,也别担心我,你早点睡吧。

莫小伟看完短信,把手机放在了茶几上,对陈楠说:“你老公说高速公路被封,他今晚回不来了。”

“哦。”陈楠心想,老公不能回来了,该怎么劝说这个误入歧途的男孩呢?她问莫小伟,“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能和我说说吗?也许我可以帮到你的。”

莫小伟用刀指着陈楠的咽喉“快说密码是多少?”显然,莫小伟已经失去了耐性。

“13145870”陈楠不得不说出了银行卡的密码。

莫小伟得到了密码,把银行卡揣进兜里,又找来胶布把陈楠的嘴给封上了。他对陈楠说:“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最好别骗我!”说完转身离开了陈楠的家。

 

夜,死一般的静,静得陈楠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切都是无法预料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咯铃”,钥匙拧动门锁的声音。是他!是他!莫小伟又回来了,陈楠的心似乎又提到了嗓子眼。

“说!你为什么要骗我?密码到底是多少?”莫小伟恶狠狠地地撕去陈楠嘴上的胶带。

陈楠长吁了一口气,“我看你不像坏人,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你这么做是犯法的。你不能因为一念之差毁了自己!”

“快说密码!”莫小伟面露凶光,把刀紧贴在陈楠的咽喉,“不说,我就杀了你!”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姐姐打来的。这么晚了,姐姐打电话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他调整了一下激动的情绪,坐了下来,接通了电话。“喂,姐姐。”

“小伟,你睡了吗?”

“没,还没有。姐,你怎么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妈妈说想和你说说话。”莫小伟的姐姐说着把电话递给了她的妈妈,妈妈接过电话“小伟啊!”

“嗯,妈妈,您的身体还好吗?”

“嗯,我还好,你不用担心,你还好吗?”

“我很好,都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睡觉?”

“我刚才做了个恶梦,就特别担心你,就让你姐给你打个电话,我想和你说说话。”

“妈,我很好,您不用担心,过几天,我就回家了。”

“嗯,妈就是担心你,你没事就好,妈就放心了。”

“妈,您身体不好,您要多注意身体,早点睡吧。”

“嗯,小伟啊,你也早点睡吧。”

“嗯,妈,我也这就睡了。”

小伟的妈妈挂断了电话,小伟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如果,妈妈刚才没有打电话来,也许……。他也不知道,也许会发生什么!

“是你家人打来的电话?”陈楠问。

“不用你管!”莫小伟冲陈楠吼到。

陈楠不再言语,因为她看到,莫小伟的情绪非常激动。

莫小伟突然感觉肚子好饿,肚子咕噜咕噜做响,他看了看茶几上的零食,他拿起薯片的袋子,袋子是空的,他放下薯片的包装袋,又拿起了饼干的袋子,里面还有一块饼干,他拿出饼干,放在了嘴里。

“你饿了吧。”陈楠说。

莫小伟没有言语,陈楠看了看他,又说:“你给我解开吧,我给你做点吃的。”

莫小伟犹豫了一下,陈楠又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吵闹的,你的手里还有刀呢。”

莫小伟帮陈楠解开了双手,说道:“不准耍花样,否则我会杀了你。”

陈楠说:“不会的。”陈楠一边说一边自己解开了绑着的双腿,站起来伸伸胳膊,活动了一下发麻的筋骨,然后向厨房走去。

陈楠打开冰箱,拿出一袋速冻水饺,她打开火,烧水。水开后,把水饺打开,倒进锅里。她一边煮,一边和莫小伟聊天,“看你年纪不大,应该也就十八九岁吧。”

莫小伟坐在餐桌旁,一边看着陈楠,一边摆弄着水果刀,听到陈楠问他,他答了一句“我十九了。”

“我弟弟和你同岁,也是十九,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叫我姐姐。”

莫小伟无语,此时,他的脑海里浮现着一幕情景。

他在工地打工,到了工程结束了,他们这些工人却没有拿到工资。听说包工头拿着工程款跑掉了,他们的辛苦白白付出了,他们的血汗钱,都被黑心的老板卷跑了。大家议论着,咒骂着那个该死的包工头,可是又无事于补。他很需要钱,因为他答应了姐姐,到年底挣到两万元钱,就可以回家给妈妈做**了。可是,钱却被包工头卷跑了。他到哪里再去挣两万元钱。只有这样,对,只有这样,才可以很快弄到钱。想到这里,他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那把水果刀。

“你叫什么名字啊?”陈楠的问话,打断了莫小伟的思绪。

“莫小伟。”莫小伟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告诉陈楠,自己的名字。

“哦,那我就叫你小伟吧。”陈楠说。 

莫小伟看了一眼在厨房里煮饺子的陈楠,他的脑海里又浮现了姐姐的身影,在他临行前,姐姐也是这样给他煮饺子。妈妈在桌子旁边给他缝补衣服,妈妈那慈祥的面孔,和那语重心长的嘱托,历历在目,犹言在耳,“小伟啊,在外面不比在家里,你要照顾好自己,钱,挣多少都没关系,只要你平平安安回家过年就好。”

“你先坐着,饺子马上就好。”陈楠的话打断莫小伟的思绪。

莫小伟纠结着,他知道,今天自己的所做所为是犯法的,可是不这么做,到哪里去找两万元钱。陈楠亲切的语句,终于让莫小伟下定决心,慢慢地收起了那把水果刀。

饺子煮好了,陈楠把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了上来,递给莫小伟。莫小伟看着热气腾腾的饺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就在刚才,他差点冲动杀了这个为他煮饺子的女人。

“等一下。”陈楠说着,到厨房里取出一小碗白醋,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坐到了莫小伟的对面,对莫小伟说:“快趁热吃吧。”

“快趁热吃吧,给你,你最爱吃的白醋。”莫小伟的姐姐说着递给莫小伟一碟白醋。莫小伟的眼睛湿润了,陈楠的话,让他再次想起了自己的姐姐。

莫小伟不由自主地喊了陈楠一声“姐”。

陈楠笑了,“先吃饭,然后把你遇到的困难和姐说说,也许姐可以帮到你。”

莫小伟点了点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陈楠看着他说。

“慢点吃,别噎着。”姐姐的话再次从耳边响起,莫小伟伪装起来的凶狠模样,彻底被陈楠的亲切击溃了。

陈楠等他吃完了,问道:“和姐姐说说吧,你遇到什么困难了。”

莫小伟说:“我在工地打工,包工头把工程款卷跑了,我没有拿到工资,可是我答应姐姐,要挣到两万元钱,回家给妈妈治病的。可是现在,工资没拿到,没钱给妈妈做**,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

“原来是这样,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做法,差点就把你的一生给毁了,抢劫是犯法的啊!”

“我知道,可是我没有办法。”莫小伟差点哭了出来。

“等着。”陈楠说着向卧室走去。她拿出两万元钱,放到莫小伟的面前,莫小伟有些惊讶。陈楠说:“这是两万元钱,你先拿着吧,你是个孝顺的孩子,先把这钱拿回去给你妈妈看病吧,如果不够,再和姐姐说。”

“这……。”莫小伟经不知所措。

陈楠把钱塞到莫小伟的手里,“拿着。”

莫小伟感动得掉下了眼泪,“姐,刚才真是对不起了,我害得你心脏病又犯了,还差点……。”

陈楠笑了,伸手替他擦了擦眼泪,打断他的话,“好孩子,回头是岸。”

莫小伟点了点头。

陈楠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凌晨五点钟了,“天快亮了,你赶紧走吧,你的家人,都在等你回家过团圆年呢!”

莫小伟点了点头,“谢谢姐……。”他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表达此刻即内疚又感动的心情。他走带门口,想起还不知道陈楠的名字,回头问了一句,“姐,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陈楠。”陈楠说道。

莫小伟点了点头,“谢谢陈楠姐。”莫小伟说完,转身离开了陈楠的家。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陈楠望着楼下渐行渐远的莫小伟,看了看手中的欠条,她自言自语道:“小伟,回头是岸。”虽然她知道莫小伟已经听不到这句话了,但是她相信,莫小伟已经做到了,回头是岸!

一夜的惊魂,此时的陈楠,露出了一丝疲惫的微笑,她的善良,挽救了一个即将迷失的孩子。

【编者按】一夜惊魂,让一个生命回头,让一个人生改变。有多少次人就是站在对与错的边缘,一念之差毁掉一生的幸福。莫小伟心底的善良,让他在失控的一刻挽救了一个生命,就是这一点的善,改变了他以后的前程;就是这一点善,让他能不受法律的制裁;就是这一点善,让母亲有活下去的意义。陈楠用心底的爱给予了莫小伟重生的机会,让一个迷失方向的孩子找回归途,让一个年轻的心从恶魔的边缘拉回到了现实。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要相信自己的善良能给你带来好运,不要冲动地去当魔鬼,选择的对错就是不同的人生,人人奉献一点爱,世界就是美好的明天。感谢支持烟雨。【烟雨编辑:静】
上一篇:旗袍
下一篇:狗剩的幸福生活(29)放假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20310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