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28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陪伴
日期:2018-12-1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山西唐风
点击:388

“走了,赛虎!”太阳刚爬上富昌山,老王头扛起锄头,吆喝一声。

赛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撒着欢跑到前头带路,只是呜咽一声。

扭头望去,赛虎踟蹰在窝前,老王头心底一沉,走近狗窝,老黄狗趴在窝口,老王头扶着锄头缓缓蹲下来,颤抖着手,抚摸着老黄狗枯草般的毛皮,老黄狗静静地像活着时一样乖巧,只是尾巴没有晃动。

“老伙计!咱昨个儿不是还好好的嘛?”

几滴泪珠从老王头干涩的眼中淌出,消失在一行行皱纹中。

“老了!老了!都老了!”老王头费力地站起来,眼前的石屋还是儿时的模样,三年前儿子把屋里装修了,是他硬挡着没让他砍院中的一株枣树和一株银杏,如今枣树挂满了果,银杏叶正金黄的耀眼,这些都是他的老伙伴啊!

“你等着!”老王头起身向外走去,赛虎晃着尾巴赶上来,跑到前面,青石板路上,老王头的脚步沉重蹒跚。

老王头今年七十三了,在这靠山屯里也生活了七十三年,也不知啥时候开始,后生丫头们纷纷走出了大山,如今这寂静的山村只有四户人家五口人,五个自顾不暇的老人相互扶持,相依为伴。身体最硬朗的老王头,每天下地干活都要挨家走一遍,老王头的话是“看看有没有要帮忙的?”坡下的老胡却说:“来看看我们活着没有,别死了臭了,也没人知道!”

石板路长满青苔,邻家破烂的院门敞开着,一扇门倒在旁边,院里蒿草有一人高,前几天窜出来一只黄鼠狼,引得赛虎追了半天。出门二十来米,左拐下七级台阶就是老胡的院坝,一架葡萄长疯了,占了半个院子,却并没有结多少葡萄。赛虎早已跑进院子,里面传出洪亮的声音,“老王头来了!”老王头大声答应着,紧走几步,高大的老胡已拄着拐杖出现在屋门口,“别进去了,像猪圈一样,咱院里说话!”

“老哥,我过来看看,没事我就走了,今儿我家的老黄狗死了!”

“哦?死了?它已经有几年没跑到我这了,要不是我去年摔断胯,我还能常看看这老伙计,它可是对我比对你还亲哦!我没少给它吃小灶咧!”

“那是!过年孩子们带的荤腥,你自己不吃都给它留着呢!”

“我也念着它的好!”老胡抚摸着赛虎,赛虎仿佛听得懂似的,摇着尾巴,依偎着老胡。

“走了,老哥,外出里进,你当心点,有事你就拉响铃铛。”

“哎!哎!知道咧!”老胡答着,顺手拉一下葡萄架边的绳子,叮咚叮咚,铃声回荡在寂静的山村。

出老胡院,青石板路弯弯延延,在一棵高大的柿子树下分了叉,向上一个缓坡,右手边就是杜大娘家,柿子树没了树叶,满树红红的柿子似一个个红灯笼,又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在秋的季节里让人心底暖暖的,不待走近,一只花猫喵呜一声窜进了院子,赛虎兴奋地跟了进去。

“哎吆,王哥来了!”白内障近乎失明的杜大娘,耳朵极灵,她正坐在院子的瓜棚边,瓜秧大多泛黄了,几个金黄硕大的瓜却还吊着。“老头子,你大兄弟来了!”杜老太一面大声喊着,一面拿拐棍桶正在低头剥玉米的老伴。“哎吆!”吃疼的老杜头抬眼才看见了老王:“大兄弟来了,快坐!快坐!”说着,端着半身不遂的左手,拖过来一只木板凳。

老王头大声道:“二哥二嫂,我过来看看!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们能照顾好自己!再说咱不是还有铃铛么?”王二哥笑呵呵答着。

“没事就好,二哥二嫂,今儿我家老黄狗死了!”

杜老太叹道:“怎么就死了?!我们家花花少了一个伴儿!”

喵呜,不知啥时候,花狸猫已经钻进了杜老太怀里,老太太抚摸着,花猫眯着眼,猫抓还时不时挠向蹲在边上赛虎的耳朵,赛虎仿佛正听得入迷,一动没动,只有狗耳朵随着猫抓子动来动去。

“说什么呢?”杜大爷来回望着二人动着的嘴。

“老黄狗不在了!”杜大娘倾着身子对着老伴儿的耳朵,大声说。

“哦,哪家掌柜的又不在了?”

杜老太拿拐棍又捅过来“聋!聋!聋死你!”

“胡捅啥?瞎老婆子!”

“就捅你,你个聋子!”

老王头笑着退了出来

来到村口,通往村外的路,刚好一车宽,曲曲弯弯爬向山顶,老远就有一只拉布拉多跑了出来,跑在前面的赛虎,轻叫一声,就奔过去,两只狗玩耍起来。

院墙高大,门开着“老远就知道是你来了,他王大爷!”

“大姐,我来了,看看你!耳朵还那么好使。”

“啥呀,老了,八十一了!牙都掉没了!”“他大爷,离过年还有多少天啊?”

“刚吃过月饼,过年且还得几天呢!大姐,你连着问了几天了!”

苦大娘脸色一暗,“哦!”

“大姐!你又想着儿女们过节回来呢吧?”

“也不是吧!”苦大娘柿树皮般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涩。

“你可以让儿女们接你出去呀?”问完这句,老王头就后悔了,这答案自己又何尝不知。

“不给他们找麻烦,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死都死不到这福昌山下!”苦大娘果然答道。

本打算告诉苦大娘老黄狗狗死了,张了张嘴没有说。

“他王大爷,给赛虎拿几袋狗粮吧!”

“不了,它吃不惯那!大姐,没啥事吧?”

“没事,没事,这不我家阿孝刚让人捎回来一千块钱,啥也不缺!”

老王头嗯嗯答应着,心里嘀咕:“钱能当儿子吗?”

老王头把老黄狗的尸体埋在了山崖下,赛虎依偎在脚边,周围漫山红叶,间有一片青松,一片银杏,一团团一簇簇,五彩斑斓,秋色浓郁的山村,寂静而苍老。

【编者按】这是一篇十分精彩的小说,描述了一个发生在靠山屯的故事,主人公是几个老人,他们相依为伴相互扶持,但是孤独是无法消弭的伤痕。作为孩子应该多多陪伴他们吧。感恩父母。感谢作者赐稿,大山欢迎你。【大山社团编辑:无名】
上一篇:阴阳界
下一篇:红色恋歌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12/27 17:57:48
祝贺本篇作品获得盛京文学网精品!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17408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