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1月2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面对民族和时代的歌唱
日期:2018-12-1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祥奎
点击:243

——《五彩斑斓你的花儿会》漫评

青海是“花儿”的家乡!的确,在青海有山有水的地方就有“花儿”。正如花儿中所唱:“一把儿芝麻撒上天,脚夫哥,会唱的‘花儿’有几千?从青海唱到天地边,唱不完,回来了还唱它三年。”

——张亚雄.《“花儿”集》

说实在话,在认识青海省花儿会会长滕晓天先生之前,笔者读到的研究青海花儿的文章和专著并不太多。偶尔读到几篇,也只要在音乐曲令形式方面介绍花儿。至于专门介绍花儿会的专著是第一次接触。前段时间,因受滕先生的委托,审阅《五彩斑斓的花儿会》,这本书详细介绍了青海花儿会的起源、文化特征、传统花儿会、“卫星”花儿会及花儿会的社会功能。审阅、拜读间,“花儿”研究者张亚雄先生的话语回响耳畔,并不禁感慨系之——

正如源于青海的长江黄河养育了青海高原原始粗狂的草原和草原上随水草迁徙的人们,正如那滔滔不绝的湟水养育了河谷两岸的人们,河流浇灌着河湟谷地这片神奇的大地,养育了这片土地上的文化传统,养育了这片土地从古至今的民间徒歌盛会——花儿会。因而使河湟两岸的花儿卉也承袭了河流纯净、狂放的气韵。

如果说那一首首如绸缎般的花儿是一幅幅现实版的《诗经》画图的话,那盛开在青海高原的各地花儿会,更是一个色彩斑斓的画廊,使人赏心悦目。

说起花儿会,它是“花儿”盛行地区各民族群众大规模地演唱“花儿”、交流感情的一种民间集会活动。其规模有大有小、大者人数可达十几万人,小者也有四五千人。

拜读《五彩斑斓的花儿会》间,感受花儿会盛况之时,笔者不由想起甘肃的莲花山——

莲花山,是甘肃“花儿”歌手们的乙方圣地,莲峰高耸入云,善终茂林修竹,是古洮州八景之一。每年农历五月二十五日,莲花山附近的妙花山就开始聚众唱“花儿”,六月初二来到莲花山下的是古川对歌,然后上莲花山正式举行“花儿会”,初五转景古乡王家沟门唱山,初六去紫秋山敬酒告别。而后又在朱家寨“堵半截”,挽留拦唱,一连数日,情歌连绵,依依不舍……

“河湟花儿”的发祥地青海河湟谷地,也是同样的情景。

“花儿会”最初是一种民间活动,大都选在风光秀美、寺庙林立、环境优雅的地方举行。

前来祈祷或参加祭祀活动的群众借风和日丽之季节向神灵祈祷风调雨顺、人畜安康、四季平安,也利用这难得的机会游览山水风光,抒发个人情怀。于是,这些名山胜水之处逐渐除了人们一年一度聚会的地方。

对于花儿会,著名花儿学家柯杨先生把它称之为“诗与歌的狂欢节”。狂欢精神是人的本性的一种自然回归。魏泉鸣教授曾说:“花儿会是最彻底的人性解放。”这种解放,是人性回归自然的最朴素方式。

我省著名学者赵宗福先生在《花儿通论》中也指出:花儿会在促进商品生产发展,增强民族交流,增强民族团结感情,活跃和丰富群众文化精神生活,移风易俗,建设精神文明建设方面都具有积极的作用。

在拜读《五彩斑斓的花儿会》间,“文化”与“文化自信、自觉、自强”这几个词汇,是时刻萦绕在笔者脑畔最多的词汇。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些列关于文化建设的纲领性、战略性命题,尤其是文化自信的提出,具有极大的重要性与启示性,体现了理论坚定与文化自信,需要我们更多地学习与探讨、发掘与切磋,需要我们沿着这个思路有所回顾,有所总结,有所分析,有所展开。

在此大背景下,在青海省花儿会在现任会长滕晓天的组织和策划下,经许四辈、杨生顺、贺文慈等学者的努力,《五彩斑斓的花儿会》一书即将问世。

这部形象与思想兼具的研究性书籍,是一部建立在青海深远文化背景上的图书,它散发着田野自然的芳香,弥漫着岁月与历史久远、深邃的意味,凝聚着青海省花儿会会长滕晓天及诸多学者的心血,透射着文化与哲思的光辉,让读者切实感受到文化自信——这一具有新时代色彩及底气的文化刚略。

说起文化的自信,它源于文化的记忆,文化的记忆重要来自乡土文化的记忆。正如1863年3月25日马克思致恩格斯的一封信说的:“文明,如果只是自发的发展而不是自觉的,则留给自己的只是荒漠”。滕晓天等专家学者对青海花儿的自觉行动,对花儿和花儿会的认知、传承、发展等意义深远。

在中华文化日益走向复兴,中华民族日益以高昂的姿态屹立于民族之林的时候,树立文化自信心,培养文化自信力,这是中华文化复兴的历史必然,也是中华文化复兴的核心内涵。

记得毛泽东同志早就提出:随着经济建设的高潮的到来,不可避免地将要出现一个文化建设的高潮。中国人被认为不文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将以一个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现于世界。邓小平也强调: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现在,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与面貌一新,随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日益成为现实,也随着人们的文化饥渴与精神需求,迫切需要中华文化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实现更大的繁荣昌盛、转化发展,实现国家民族人民精神资源的最大化,使我们的文化事业取得与中国的国立。历史与国际地位更相称的创造与成绩。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中华文化是历史悠久的文化,也是饱经忧患的文化。就拿青海花儿来说,它是汉、回、藏、土等九个土著民族共同培育的艺术奇葩,它不仅是集中反映各兄弟民族文化和演唱风格的民歌,又是维护各兄弟民族他家和社会稳定的特殊文化媒体,这是其他艺术不可比拟的。

“龙靠了千江者虎靠了山,大雪山靠的是蓝天;好花儿漫红了三江源,全靠了阳光的灿烂”。这一切,全赖了好时代好政策。在文化自信、自强、自觉的背景下,青海大地上涌现出了一大批诸如滕晓天等执着于花儿的研究者;涌现出了不少有意义的花儿好作品;涌现出了不少高品位的好歌手,更涌现出了成千上万的花儿爱好者。这一切,使得河湟谷地的花儿会呈现出五彩斑斓的艺术魅力——

桃园结义的三兄弟,随后儿结拜的子龙;尕妹的模样实话俊,攒劲着就不用打听。

三战吕布的虎牢关,赤兔马脚步儿乱了;三天没见尕妹的面,心肺连肝花儿烂了。

新农村新农民新气象,建小康,春风里舞动的杨柳;清亮亮自来水哗哗流,尕妹们,脚巴骨好少的劲头。如今的乡里人金不换,城里人,眼热者没法儿看了。

花儿会中有古老文学的遗存,又有现代文明的面貌,有久远历史的追思,悠悠真实情感的流露。它始终充满着浓厚的生活色彩,常给人以美的享受。

就如作家钟南则从现代角度写出了“花儿和花儿会”的风骨:

“用最最原始的声音/与现代文明对抗/它处在包围圈中/却无视留声机的轰鸣/青海花儿/似淡淡夕阳里的泛水草/向着过往的雁群/固执地甩一甩头/一种野性的歌声/翻来覆去地演绎/最最原始的美丽/正如一块石头/被远远地抛在了/古老的高原”。

明代诗人高洪纵马过河湟,时闻“花儿”声起,在《古鄯行吟》中留下了“轻鞭一挥芳径去,漫闻花儿断续长”的诗句。

中华艺文提倡“道法自然”“造化为师”“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它,讲究的是风骨、气韵、境界、器识,并将这些美学原则寄托于生活领域的各个方面。中华文化还得益于汉语汉字的形象性、综合性与浑一性,有它特殊的感染力、表情性与微妙性。中华文化的优胜与各兄弟民族文化的多元,推动中华文化不断扩容、融合出新、绵延不绝。

在这一点上,号称民间徒歌的花儿及五彩斑斓的花儿会,表现得尤为突出。徜徉在青海高原大地上此起彼伏的花儿会,犹如走进“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境地(《周礼.地官.媒氏》)。

“花儿会”上男女即兴对唱的竞技,深受人们喜爱,密林花丛之中,氛围宽松,场面热烈,有别于有诸多禁忌“你唱时老汉们骂哩”的村庄。面对盛夏美景,人们可纵情对歌,即兴编唱,或缠绵含蓄,或大胆挑逗。

“老爷山上的刺梅花,扎是扎呀摘两把。只要尕阿姐说句话,死哩活哩(是)我不怕。兔儿钻到刺底下,老鹰来了它不怕。要想把这路断下,除非我把气咽下……”大胆坦率的心声,让心中情感的潮水随歌而起,让萦绕于心头的真爱之歌无拘无束的流淌。

“高墙的园子里白牡丹,叶叶儿苫过了塄坎。早起晚夕的我你(哈)牵,你我(哈)没牵过半天。”让人们在经受重重物质与精神的钳制后,让沉重心灵透一口气,消散心头的忧虑,激发生存的念想,成为人们熨帖心灵的“护心油”。

“花儿会”是河湟人的狂欢节!在“花儿”如潮的回声中,我们似乎看见了生活在严酷自然环境中的西部人既豁达又含蓄,既乐观浪漫又无可奈何的情感世界……

花儿会,这个西部传统文化不仅丰富了人们的生活,还专家了民族凝聚力、民族文化自信。花儿和花儿会的大众性、草根性在各民族间互相影响、互相传承,表达了河湟地区各民族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更体现了新时代下的文化自信。

对于花儿与花儿会,在滕晓天先生看来,青海地域辽阔、山川壮丽,风俗淳朴,历史悠久、文化多元,花儿研究及传承基础丰厚。

曾记得一次偶遇中,滕先生对笔者所言,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各种原生态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浓缩着民族的历史记忆、反映着民族的现实生活,对增强民族意识,推动社会的文明进步有着重要意义。

每每回忆滕晓天先生说的话,“文化是‘自然的人化’和‘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马克思语)“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毛泽东语)常潜入心头。

中华民族玉汝于成,检验了中华文化的有效性。而文化的价值就在于它的有效性,即一种文化能够吸引凝聚人民,被长期广泛接受,并为接受此种文化的群体与个人提供更好的生活质量,提供更好的人与社会关系,提供人类和平与进步的前景,提供发展的成果与动力。珍惜与自信这样一个文化传统,对中国,对世界,对今天与未来都有巨大的意义

我们常说“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是因为中华文化,它从思想到日常生活、无所不包。同时,它的基本精神、基本价值认同与思想方式、生活方式、风度韵味又是相当恒久的,自成体系的,经得起考验的。

就如滕晓天先生所言:“民族是一种文化符号,不同民族在各自相对有别的时空条件下,形成不同的文化系统,形成不同的生活习惯等。历史上,多民族杂居地区的人们,以不同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地迫切地寻求着克服、缩短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差距、心理距离的共同点和契合点。从民间性和群众性的角度上讲,花儿和花儿会是再好不过的共同点和契合点。”

五彩斑斓的花儿会不仅吸引了最著名的花儿歌手,也集中了最广泛的听众。花儿会不仅是青年男女抒发情感,结识亲友的绝佳场所,也是促进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习俗的各族群众相互交流、融合的得天独厚的场所。花儿是开放在多民族杂居区域的绚丽花朵。在对待花儿的态度上,流行区的各民族都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地喜爱花儿,没有偏见。对好的花儿,不管出自那个民族之口,都共同传唱,如“大力加山垭豁里上来了”:

大力加山垭壑里过来了,撒拉的艳姑哈见了;

撒拉的艳姑是好艳姑,脚大嘛手大者坏了。

从中可以看出花儿会是西北多民族文化生活中不可少的一种娱乐活动,各民族文化和各民族艺术在这里积淀、交融、发展,逐步形成了文化艺术多色彩、多音调、多形态的特点。同时,还形成了一种文化的、民俗的、民族的、社会的现象,成为西北丰厚的文化资源和丰富的文化遗产。

在多民族的融合中,作为青海本土文化的花儿会,现在正在形成了了一个“文化圈”,产生着强大的文化联络作用。乐都瞿昙寺花儿会、互助丹麻花儿会、民和七里寺花儿会等等,由于地域、风俗的不同,其内容与形式也各具特色,有神话故事、也有宗教信仰,还有传统的爱情生活。

值得庆幸的是,2006年5月,大通老爷山、乐都瞿昙寺、互助丹麻、民和七里寺等四个传统花儿会被国务院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9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奖中国西北花儿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这些重大举措,标志着迎来了青海花儿的新阶段……

不论是乐都瞿昙寺花儿会,还是互助丹麻花儿会,不论大通老爷山花儿会,还是西宁南山花儿会……他们不仅具有重要的生态文化价值和人文价值,涵盖了文化学、宗教学、民族学、民俗学等多种学科。基于原生态花儿会的多元性、独特性、历史性和地域性等特点的认识,以及对其艺术保存的丰富的原生态文化和呈现的活态的艺术价值的肯定,我们更应有义务有责任感加以保护,而且在保护中适度开发和利用,进一步提升其文化品位,让花儿会这一文化走向世界,让全人类一起分享我们民族的精神财富……

【编者按】论述了青海花儿会的起源、源流、历史、特点及保护这一遗产的重要意义等,思路清晰,文笔流畅,有理有据,使人对青海花儿特别向往,推荐共赏,期待佳作。【烟雨编辑:蔡炯】
上一篇:【小说评论】两相照映,两段江湖
下一篇:女子王牌论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12/27 17:59:24
祝贺本篇作品获得盛京文学网精品!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20897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