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1月4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狗剩的幸福生活(26)婚礼
日期:2018-12-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香山枫叶
点击:251

日子就选在冬月初十,距离办婚礼的日子还有一个礼拜,刚上了一天班的狗剩又请假了,和宁宁忙着去拍了一天婚纱照,就这头办事情照片都不一定能出来呢。

小俩口去拍婚纱照,狗剩妈和宁宁妈去买被褥窗帘床单等一系列的日用品,跑了三趟西柳才算把东西买全了。

等狗剩和宁宁照完了婚纱照,狗剩妈又拿出五千块钱给狗剩,让他买结婚的衣服去,狗剩妈拿眼睛瞅着宁宁妈:“亲家母,你姑娘结回婚,你当妈的不给置办点啥啊?”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宁宁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慢声细语的说:“姑娘嫁给你们家了就是你家的人了,俺个娘家妈在这献啥殷勤呢!你放心,那十五万俺给姑娘存上,到啥时候都是俺姑娘的钱,俺娘家不会动一分的。”

狗剩妈转过脸去偷偷瘪了瘪嘴,转身出屋了。

再有两天就到日子了,晚上狗剩妈告诉狗剩爸:“他爸,那五万块钱花没了,咱办事情的钱没了咋整啊?”

狗剩爸说:“没事,我出去倒两万足够了,等事情办完了下来钱就立马还人家。”

狗剩妈说:“那你可得快点啊,明天就得去订酒席了,还得给宁宁他们把酒店租了,明天晚上就让他们三口过去住,后个一早上酒店去接亲去。嗳,坏了,还没订车呢,现找能不能找着啊?我都忙糊涂了!”狗剩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

“这也不能怨你,结婚的日子订得太近了,这些日子把你都忙活坏了,媳妇,等儿子结完婚了,你好好的歇歇,饭我做。”

狗剩妈搥了他一下:“死鬼,这么些年了头一么听你说句暖乎话,咱就是累死了心里也舒坦!你明天去订酒店一堆把接亲的车订了吧,我是跑不动了,家里还有许多事没准备呢,还得忙活一天三顿的饭,那个死老宁一点火候看不出来,你越是着急他越不下桌,喝起来黏不头续不尾(没头没脑)的,真是烦死人了!”

狗剩爸拍了拍媳妇的脸蛋,看着媳妇嘴上的大水泡说:“行了,桂香,再忍个三天五日的他们俩口子就走啦,咱可别在这节骨眼上找不自在啦!好在他们住的远,一年来个一回两回的到头啦,忍忍就是了。”

狗剩妈把脸埋在狗剩爸的怀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第二天,狗剩爸早早就起来去张罗钱去了,没一会儿的工夫就回来了,把两万块钱放到炕上,狗剩妈好奇的问:“咦?你咋这快就回来了呢,搁哪借的呀?”

狗剩爸笑着说:“在那院老葛家,人家也是借来给儿子买楼的,听我说要倒钱办事情,人老葛大哥二话没说就给我拿了两万,说先紧咱用,等办完事情下来钱了他再去交买楼预付款。真是远亲不如近邻啊!往后你可得跟人家好好相处!呆会儿吃完了饭,老葛大嫂和悦悦会过来帮你忙活呢,你可对人家热情点。”

狗剩妈有片刻的工夫愣怔了一下,忙着点头:“我知道了,真是想不到他家会帮咱……”

等到老宁起来了,狗剩妈和宁宁妈把早饭都做好了,把狗剩和宁宁叫起来,忙三火四的吃了饭,吃饭的时候,老宁拎起酒瓶又倒了一杯酒,又要给狗剩爸倒酒,被狗剩爸拦住了:“亲家,我今天真的不能喝,还有好多事没办呢,我吃口饭得出去办事啦!呆会儿家里就上来捞忙的了,咱麻溜的吃完了饭好答兑别的活,家里的事就拜托亲家照应着啦!等办完事情咱哥俩再消停的喝个够。”

宁宁妈也搥了老宁一下:“你就是见酒没命的主,也不看看啥时候了,麻溜喝了俺们好收拾!”

老宁有点不好意思的“嗯哪”一声,三两口的就把一杯酒抿肚里去了,擦了擦嘴巴就下了桌。

没等收拾完,老葛媳妇领着悦悦就进来了,狗剩妈拉着老葛媳妇的手,亲亲热热的说:“嫂子,你可来啦,我这都忙蒙圈了,也没顾上去请你们,快坐,悦悦坐,这闺女是越长越漂亮了,水灵的跟朵花似的。”

老葛媳妇打开手里拿着的小包,拿出一些她亲手剪的喜字窗花啥的,对狗剩妈说:“我剪了几张喜字窗花咱贴上吧,结婚图个喜庆吉利,剪得不好,你别嫌弃。”

狗剩妈乐呵呵的说:“妈呀,这剪得多好啊,嫂子你的手太巧了,咱这就贴上!”

陆续的屯子里的人来了一半,狗剩家屋里院子里都挤满了人,傍中午的时候订的厨师也带着人和家活式到了,男的在外面忙活着搭棚子搭炉灶,女的在屋里忙活着往被褥上缝钱包花生栗子,瓜子糖块,一直忙活到三点多钟,第一天的水桌开席了,才算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原本订了三十张桌的酒席,可才头一天水桌,三十张桌子就做坐满了。狗剩爸是瓦匠,赶上街坊邻里有点小活从来不瞅笑声,干完了除了喝顿酒分文不取,加上多年没有事,不光本村的都来了,就是邻村的也来了不少人,狗剩爸一瞅,寻思着明个中午正日子人更得多,这又打发人去买菜,虽然是大冬天的,狗剩爸却忙活的一脸的汗。

等到人们陆续的吃完了饭都走净了,天都黑了,狗剩爸又找车把宁宁和她爸妈送到在西柳订的酒店里,明个一早再去那接亲。

为了能赶上宁宁的婚礼,宁宁的哥哥也从黑龙江赶来了,直接到了酒店,明天送妹妹还有许多节目,非得他参加不可。

第二天一大早,狗剩家的人就起来了,去接亲的人也陆续的到了,就等着接亲的车一到好出发。

狗剩跟他爸妈交待着多包几个红包准备着,到时候省着抓瞎,狗剩妈撇着嘴说:“我就没见过这样的人家,为了得红包哥哥还特意大老远的赶来了,真不值钱透了!”

狗剩笑嘻嘻的搭着他妈的肩膀:“妈,你咋老把人想得这么坏呢?人家妹妹嫁人当哥的来送不是正常吗!”

狗剩爸也说:“算了,咱十八拜都拜了,不差这最后一哆嗦了,每个红包包一百包十个吧。”

狗剩迟疑的看着他爸说:“老爸,一百是不是有点少啊,她哥那么大人了又不是小孩,包一百是不是太寒惨了啊!还有宁宁的改口钱,她妈说得一千零一,说是什么一心一意,图个吉利……”

“她妈咋这么不要脸呢?还图吉利,图吉利先看看她给你多少改口钱再说吧!”狗剩妈气得就差开骂了。

狗剩不吱声了,眼睛却瞅着他爸,他爸叹了口气,拍着他媳妇的肩膀说:“桂香,就包个一千零一的吧,反正这钱也是给咱自己的孩子。至于给宁宁她哥的红包,儿子,他们的礼数太多了,样样都得给红包,包一百就得啦!这钱给多少人家都拿走了,咱也犯不上打肿脸充胖子了,你说呢儿子?”

狗剩犹豫了一下,不得不点了点头。

狗剩妈上上下下的看着儿子,帮他把西服的领子整了整,把胸前带的新郎的花正了正,又看了一眼来帮着接亲的悦悦,心里满不是滋味,心里合计着这悦悦咋就看不上狗剩呢,要是两家结亲多好,东西院住着,哪会有这些的套头事啊,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

接亲的车到了,人们涌出屋往车上挂气球挂花,忙活完了,四个接亲的小伙伴陪着狗剩上了车,连婚礼录像的车一共五辆车,一台车上只坐了一个人。

看着车一溜烟的就没影了,老葛领着几个人往大门外搬鞭炮,把道两边都摆满了,老葛媳妇和狗剩妈还有几个妇女在屋里把东西屋的客厅都倒出来了,地又重新收拾了一遍,茶几上都摆上了四样时新的水果,糖块,花生毛嗑,在狗剩那屋的炕上铺上了一个大红垫子,垫子下面放了一把斧头,专等新媳妇进门好坐“福”。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接亲的车就回来了,刚见着影,老葛就点燃了鞭炮,霹雳啪啦的鞭炮声惹得一群孩子兴奋的蹦着高,还没等所有的鞭炮都响完,一些胆大的男孩子就拥上去捡着没有响的鞭炮,互相比着谁捡得多。

新娘子被狗剩抱下车,一路小跑着进了他们的新房,放在铺好的红垫子上,宁宁画了妆的小脸冻得直门打着哆嗦。

尽管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羊绒大衣,里面只穿着婚纱的宁宁还是冻得小脸煞白,狗剩挨着她坐着,把宁宁的一双小手攥在他的大手里捂着。

宁宁的爸妈先下了车,宁宁的哥哥手里捧着一个电子钟,直接进了狗剩那屋的客厅里,把钟挂在事先钉好的钉子上,狗剩妈把一个红包递到了宁宁哥哥的手里,宁宁哥笑了一下,冲狗剩妈叫了一声姨,把红包揣进了兜里,接着又挂窗帘门帘,往柜里扔零钱等,每样都得给红包,宁宁妈摸了摸兜里的红包,只剩下四五个了,这还没典礼呢!

等到八点整,花钱请的婚礼主持人在院子里拿着麦克风喊着双方的父母亲人各就各位,新郎拉着新娘也出来了,站在双方父母和亲友面前,主持人拿了一朵小红花给宁宁:“新娘子给婆婆带花,改口啦!”

宁宁羞搭搭的走到婆婆面前,把花插到婆婆的头上,主持人问:“新娘子,你以前管婆婆叫啥?”

“叫姨。”

“那么你现在嫁给了她儿子,你应该管她叫啥?”

宁宁轻轻的叫了一声:“妈。”

“不行,新娘子的声音太小了,大伙听见了吗?”

一些小年轻的跟着凑热闹,大声喊:“没听见没听见!”

主持人笑着看着宁宁:“新娘子,再叫一声吧,大伙都没听见啊!”

宁宁红着脸,大声叫到:“妈!”

狗剩妈乐呵呵的答应了一声,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红包递给主持人,主持人打开看了一眼,喊着说:“婆婆赏媳妇改口钱一万零一!”这是这里的习俗,典礼时会把钱扩大十倍喊出来。

接下来是点烟,这回连狗剩爸都得给红包,狗剩妈摸摸兜里还剩下三个红包了,不由得手心都冒汗了。

【编者按】经历了风风雨雨,狗剩宁宁终于走进婚姻殿堂。贴窗花、红包、改口费……农村的风俗一个不能少。问候作者,期待精彩!【美丽编辑:毕寿柏】
上一篇:同桌
下一篇:天上掉馅饼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23056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