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1月1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错位的欣赏(八)开头难
日期:2018-12-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于蓝
点击:258

自从宇豪与王晓冉来往以后,宇豪才知道,王晓冉的姑父是某大企业的技术干部,姑姑是某个事业单位的会计。他们就一个儿子,比王晓冉小两岁,去年因意外身亡。姑姑和姑父都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致命打击,老两口现在的身体,都是病病歪歪的。王晓冉的姑姑去年还被查出子宫癌而做了子宫切除**,王晓冉的姑父还在硬挺着上班,也是强打精神幌。

王晓冉的父亲,就姊妹两个,从小感情就好,现在父母都不在了,妹妹现在又遇到了伤子之痛,让王晓冉的父亲很是惦念。因此,王晓冉一家,无论谁有空,就过来看看他们老两口。

王晓冉因是单位的业务员,与丹阳市有业务往来,经常到丹阳市出差,每次来丹阳市办事,她都会到姑姑家落脚,不忙的时候,还会有意思的多住些日子。王晓冉的姑姑也愿意让王晓冉来,王晓冉来不上,他们做点什么好吃的,就给宇豪挂电话,让宇豪过来吃饭。王晓冉的姑姑对宇豪说:“你要来吃饭,我就愿意多做几个菜。因为你一来,让俺们屋里人气足,吃饭也香。”

宇豪对王晓冉的姑姑好,让王晓冉非常感动,逐渐的对宇豪就有了感情。王晓冉是个受到过感情伤害的人,王晓冉因考试时发挥的不好,而没考上大学。上高中时,她与一个同班同学吕姓男子相恋。吕姓男子因父亲早逝,家庭条件很困难。她高中毕业以后参加工作,吕姓男子因考上大学到外地读书。在吕姓男子读书期间,她曾在经济上多次资助过他。大二时,吕姓男子得了急性盲肠炎需要做**,王晓冉自己的钱不够,还从父母手里拿钱帮他。

  王晓冉还记得,从来都是言语不多的吕姓男人,当时感动得热泪盈眶;躺在病床上的他,紧紧地握着王晓冉的手说:“你对我的好,让我终身难忘,我会做你的终身伴侣,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可毕业以后,那个长相帅气,城府极深的吕姓同学,为了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上赶子去追求大学时的同班同学,一个长相丑陋,但父亲有权势,家境又非常殷实的女孩结婚;这对王晓冉打击很大,有好几年,让她对男人心灰意冷;谁给介绍对象都不看,有好几个男人追求过她,她都远远地避开。

王晓冉是某个化工单位的业务员,因业绩好,收入可观。从认识宇豪以后,不知为什么?对宇豪认相很好。后来,王晓冉看宇豪很机灵,也很有办事能力,让宇豪帮助她搞销售。还真别说,宇豪干什么像什么,丹阳市好几家家具厂,先被宇豪拿下来了。还有一家好几万人的大单位,稀释剂,油漆等化工产品用的很多,王晓冉去过好多次都没有攻下来,听宇豪讲把蔬菜打进去了,让王晓冉动了心,因宇豪卖菜时,认识一个食堂的管理员,姓孙名鳌。王晓冉向宇豪提议,想让他通过孙鳌,把化工产品也打进去。

孙鳌是宇豪的大客户,经常卖菜的,要是没有几家公家单位,不好的菜就不好处理。这叫夹馅,大食堂,菜买的多,有点不好的菜参在里面也不在乎,就是扔点,也不会有人像仍自己东西那样心痛,这是宇豪刚卖菜时就看出的门道。

记得,他刚从地摊转进大厅里卖菜,看到他旁边的床子,呼呼的往出走货,每天上的菜,不管好孬,全卖出去了。可自己,一天站到晚,全是小份,三斤二斤的,自己那点菜,被大姨大妈们扒拉来,扒拉去的挑;秤头得高点,零头得抹点,大姨大妈才满意,才能看到大姨大妈们的笑脸;稍微差那么一点点,大姨大妈们就掉小脸子。

记得,有一回,住在大厅附近的一个老太太来买菜,就买一颗生菜,老太太选来选去的挑了老半天,才选好。宇豪用秤一称,三两半,三块钱一斤,三两半是一块零五分,宇豪:"老奶奶你就给一块钱吧",说完,宇豪把那棵生菜装进方便带,递给老太太。

一听说给抹掉五分钱,老太太很高兴,两只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线,临走时还说声谢谢。不多功夫,不知为什么?老太太又返回来了。一脸生气的样子,她气哼哼的对宇豪说:“我回家用秤称了一下,秤头太低了,我不要了,你给我退钱吧!”

宇豪:“今天生菜上价就高,一秤来百秤走,秤秤都高,你还让我赚点不?再说了,我都抹掉五分钱了,你根本一点亏都没吃。跟你说句实在话,看你年龄大了,要不然我都不卖你。”

老太太:“你别废话了,快给我退钱吧,我高低不要了。”

宇豪一看,跟她再多说也没意思了,只好把钱给她退了回去。但那颗生菜谁也不能卖了,因来回折腾,生菜叶子都折腾坏了!宇豪只好拿回家自己吃了。

一天,宇豪在一出大厅的一处拐弯的地方,遇到了孙鳌。宇豪上前拦住了:“哎呀!在这遇到孙哥了,真是有缘呢!走,到附近的驴肉馆喝点去!”

孙鳌有些吃惊问:“我也不认识你呀!”

宇豪:“孙哥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在大厅里上菜的时候,还从我手里破过零钱呢。”

孙鳌想了一下后,一拍脑门说:“啊,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我买菜那个床子左边那个卖菜的吧!”

宇豪:“孙哥好记性。”

孙鳌:“你今天在这等我有事吗?”

宇豪:“没事,看孙哥是个仗义之人,就想与孙哥交个朋友。”说完,没等孙鳌接话,宇豪就连抻带拽的把孙鳌,带到了附近的驴肉馆。宇豪要了六个菜,让孙鳌点了三个,自己点了三个。孙鳌要了一盘驴板肠和两个青菜。宇豪要了一个驴肉火锅,一盘红烧驴肉,一盘驴肉馅饺子。

宇豪:“孙哥喜欢喝什么酒”

孙鳌:“一般的啤酒就行,”

宇豪:“德国麦芽啤酒怎样?”

孙鳌:“来什么都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嗑见多了起来。历来吐字如金的孙鳌先开了腔:“老弟,今天请我吃饭,绝不是光想交个朋友这样简单吧?”

宇豪嘿嘿地笑了起来,他举起半杯啤酒,对孙鳌说:“一看孙哥就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那我今天就当真人不说假话了!我想让孙哥帮忙,让你们食堂买我的菜。”

孙鳌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他只是皱皱眉头,没有表态,只看见两道黑黑的眉头有两个大嘎达。又见他,用那双略微有些深陷,又黑又亮的两只大眼睛凝视宇豪老半天。过了好一会,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宇豪急忙拿起打火机给点着。孙鳌狠狠的吸了一口,又冲着棚顶把烟吹了出去后,对宇豪说:“虽然俺们没有打过交道,但看老弟也是一个仗义之人。说实话,我们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但认相很好,我还是很愿意与你这样人打交到的。但是,你应该知道,这是一个大单位的食堂,无论什么事,一两个人都做不了决定。特别是买菜这样的事,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没事都怀疑你有事,不是怎样好干的,也是丁价的换人啊!谁干都得谨慎。”

孙鳌说到这,他又接连吸了好几口烟后对宇豪说:“老弟呀!这样吧,既然你求到我跟前了,那我就尽尽力,能成呢,你我都高兴。不能成呢,你也别恼,我试试看。”说到这,孙鳌停了一会,接着他又说:“现在卖菜这家人,很会办事,上下围拢的都很好。不好往下拱啊!”

宇豪:“孙哥,你试一试,能成我谢你,成不了,你要是看得起我,我还是要交你这个朋友的。来,现在咱们先不谈别的,就喝酒吃菜。”说完,宇豪一连打开好几瓶啤酒后说:“来,孙哥,这回俺们俩一醉方休。”

两人推杯换盏,一边唠嗑,一边喝酒,越说越投缘,越喝越有兴致,一顿饭,吃了五六个小时,后来都有些散脚了;但,分手时,宇豪还没有忘记当代流行的行规,把一个信封揣进了孙鳌的腰包------

【编者按】宇豪先是和王晓冉主动联络到熟悉,然后帮她推销单位化工产品。这个摆摊卖菜出身宇豪,当初就是搭上这个大单位食堂的采购员才把菜卖进去。感谢投稿美丽文学社。【美丽编辑:阳光】
上一篇:天上掉馅饼
下一篇:错位的欣赏(七)巧遇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20240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