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25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十年一信
日期:2018-12-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夏末子
点击:251

2008年,这个被万千人记住的日子,我本该记不住的,那个时候,北京离我们很远,我们到不了那个地方也本不想到的地方,那个时候的我们,整天想着怎样能把不远处山坡上的那只牛喂饱,然后才能早早回家,看家里刚生下第一胎小崽崽的羊。

我们的生活永远都这么平静,奥运会的热闹是他们的,我们只需守着我们的小日子,每天早晨听着姐姐大声朗读着“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姐姐一直都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在父母眼中更甚,犹记得那个微风绵软的夏季,我从学前班毕业了,爸爸就在山那头等我一跳一跳地走近,然后蹲在地上张开双手,等着我像风一样蹿进他的怀抱,夏风轻轻拂在我的脸上,我闻见了爸爸身上的泥土味道,风一吹,就飘散了。

“我们的小淘气学前毕业了,跟爸爸说说考了多少分啊!”我一脸坦然的把成绩单递给爸爸,然后围在爸爸身边,拉着爸爸粗糙的大手食指跳啊跳的,那时候好像总有用不完的精力。

“哈!你们俩可真行。”说着从兜里拿出姐姐的成绩单,然后把两张平摊来,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姐姐那鲜红的九十五分,还有我的五十九分,我没说话,看着爸爸笑着,跑开了,边跑还边冲着爸爸喊着“爸爸,来追我啊!”爸爸没来追我,却大声说着让我小心点,别拌着,那时候还没有修路,我们那全是坑坑洼洼的泥地,一下雨平道上都能养鱼。

我的学前班是在我们对面上的,每天早上我早早的起来把牛拉出去,然后看着牛在旁边悠然的吃着青草,我在草地里捉着一只又一只的叫得出名儿与叫不出名儿的小虫子,到了十一点,对面的钟声准时响了,我赶紧系好牛绳,然后朝着家的方向大喊一声“我上学去了,”然后哒哒哒的就跑,跑到教室门口,铃响完了,教室里黑压压一大片人,乌漆墨黑的,这是一座摇摇欲坠的木楼房子,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拔地而起,只是自我记事起,它就在这,养育了比我年长的一茬又一茬的学子,我们这是两间屋子打通了组成的一间教室,装着学前班和一年级的同学,一百来号人,隔壁是二年级,也就是姐姐的教室,全是我们这个乡或其他乡的适龄孩子,老师仅仅只有三位,一位数学老师,两位语文老师。在老师姗姗来迟中我们的教室终于安静了下来,这节课是数学课,老师姓张,长得矮矮壮壮的,面露凶相。

要问我为什么十多年过去了还对他印象这么深刻,我只能弱弱地说句那时候我被他打过,对,就是这样,我自认为我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但这件事被我整整记了十几年。那也是这样的一堂数学课,张老师布置了几道算术题,我做好后就习惯性地给了周围的同学,然后坐在位置上发着呆,待他们都抄好后,他们就拿去让老师批改,等他们都走出教室了,我才后知后觉,拿着本子就冲到老师面前,看着老师在我的本子上划上一个又大又长的红色钩钩,那便是我最膨胀的时候了,可是,老师关上我的作业本后,低声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正想问的时候,老师给了我一巴掌,下手不重,我顿时就懵了,没问为什么,只是呆呆地走出了教室,看见之前的同学,我问他们有没有被老师打,他们都说没有,我就更纳闷了,但也若无其事地跟他们玩起来后,没一会就把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只是后来想起这件事就感觉心里堵堵的。

第二年的时候,这个木楼就不能再给学生们上课了,因为这楼太危险,指不定啥时候就塌了,所以,我们这批一起念书的人就都得到乡政府的一个希望小学去念书,那里有来自各个地方的学生,那里比这里大很多,也好很多,离开这里的那天,我早已没了印象,只是听见前桌的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女孩说她要跟着父母去很远的地方,不能再和我们一起去那个学校了,我们都没有很在意,那时候还小,不懂的分离的滋味,只是在新的学校再看不见熟悉的身影,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罢了。

说来也奇怪,今天心情并不低落,却突然想起了这些往事,现在正值北方冬季,我一个人打完饭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身边有两人经过,其中一人说了句“这是我在北方见到的第三年的雪天”。刚开始没注意,以为她们在说前几天下的那场初雪,我突然抬起来头看着天空,这是我在北方的第二年,然后天空飘来了一片白色的东西,我没上心,后来,两片、三片、四片……十片,这是你离开我们的第十年,爸爸……渐渐的,雪越下越大。

我们南方的雪,没有北方这么大,这么壮观,唯一印象深刻的,还是2008年的那场大雪灾。记得那年刚下雪的时候,妈妈不知从哪听说这是要下大雪,以后我们生活会很困难,什么东西都会紧缺。因为路被封住了,东西进不来,我们的生存就成了问题。所以妈妈跟着那些妇女一起上街,买了好大两袋子盐,妈妈一边把那两袋子盐搬回来,一边还念叨着什么缺啥也不能缺盐的事儿,那时候我什么都还不了解,只知道看着妈妈买这买那的,买了好些东西。晚上爸爸回来,也买来了好些东西,有什么蜡烛、煤油啥的一大堆。然后,我们那个小村子好像沉寂了一般,默默地等着这场大雪的宠幸。后来,终有一天我起床的时候,外面白茫茫的一片,照得整片天空光亮光亮的,晃得人眼生疼,我们就在这样的白雪中过着各家的小日子,没有谁来串门,牛羊也不再拉出去了,因为山上全是雪,根本就没草。好在我们每年都会为它们准备充足的干粮,它们也不至于会饿死。就这样过了好久,积雪都没有要融化的趋势,我就纳闷了,往年那雪当天下当天就能化完了,今年这是怎么了。

直到后来的有一天,我们村里断电了。好像是说哪的树被雪压断了,正好倒在离它不远的电线上,等上边派人去修的时候雪又加大了,倒了好多树,路被阻断了,人也过不去。我有点怕了,因为我每天晚上都会听见我们房子周围树木断裂的声音,还有我最爱的那片竹林,每天早上我醒来都会发现它又倒下去一片,直至全都倒下。渐渐地,我们村里热闹起来了,每天快到暮时,都会响起人们互相叫喊的声音,那些叫喊声无非是:“大伯,你们家还有煤油吗?让孩子带点过来,先记账”“好嘞!”那个大伯是我们这个小山村里唯一一家小卖部,平时就卖点日常用的东西,或是卖点小孩子吃的零食。而在这货物短缺的时候里,他们家就显得尤为重要,东家叫完西家叫,好不热闹。对于他们家我是顶不喜欢的,买东西老是缺斤短两,还坑我们这些不识钱的小孩。记得有次我嘴馋,央着母亲给我钱,我就想吃几口小零食,母亲干着活离不了手,就让我自己去柜子里拿,我去拿到钱就跑去小卖部买了一毛钱的东西,递给他钱时,他没说什么就让我走,晚上我回到家母亲就让我跪下,说我拿她五毛钱干什么去了,我怎么会拿五毛钱呢,左不过拿了一毛,可母亲不信,偏说我拿了不认,拿着棍子就朝我屁股招呼,完了还不解气,非得让我跪着,说承认了再让我起来,当时那把我委屈得,后来还是爸爸出现救了我。自此,我对那家子人便没了好感。这不,看着物资短缺,他们还哄抬市价,这紧到用处,不买还不行。刚开始是买煤油,渐渐地,煤油也没了,乡间的吆喝物品又变成了蜡烛,直至蜡烛短缺,村子里又恢复了平静,每到夜幕来临时,各家就已经做好准备,天黑就躺床上睡觉了。

时光如水般静静流淌着,南方冬天太阳是不会轻易出现的,就在第一束阳光打在我们家窗台上时,我感觉全身都暖和起来。然后父亲递给我一把铲子,让我把院子里的积雪都铲出去,我刚开始还兴高采烈的,过了一会就受不了了,双手冻得通红,都握不住铲子了,那雪在地上又极硬,除了上边一层薄薄的雪,底下全是冰块儿,弄得身上都出了汗,我就一下撂铲子不干了,爸爸也没说什么,埋着头自顾自地铲着。只有在爸爸面前我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耍着小孩子脾气,人们都说脾气都是惯出来的,你看,爸爸,你老是惯着我,就不怕把我惯坏吗?

2018年开头的时候,家里下了一场大雪,朋友圈都在发说2018跟2008有一个十年冰雪之约,看到这个我便想起了你,我想,我们会不会也有一个十年之约呢?

现在,手机已经有了很多新功能,我可以随时随地跟两千多公里之外的家人们联系,而且,这已经是我记不清的第几个手机了,你还记得你的那个手机吗?那是你什么时候在哪买的我也早就记不清了,只是依稀记得它又小又重,你很宝贝它。每当有来电时,它就像炸了一样一遍一遍地唱着“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后来,它去了哪儿呢?

不知是你去世后的第几年,家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大家都说他是我们的新爸爸,我可不承认,那个人一身痞气,怎么配当我的爸爸呢?我记得爸爸很爱看书,是一个很爱学习的人,哪怕爸爸因为家庭原因,没念过几年学,看着却还是很有书生气息的,听爷爷说爸爸那时的成绩可好了,你去世之后,我们整理你的东西时,我看见了你的一个小本子,里边写满了字,还有很多诗呢,那字很好看,那时我就想着,以后,我一定要把字写得像爸爸这样好看才行,那些诗我那时候还看不懂呢,现在再看字迹早已模糊,真是可惜啦,好想知道爸爸到底写的是些什么,现在偶然想起来,才突然发觉爸爸也是个文青。

那只手机好像就终结在那个陌生男人手中,那个男人真是太可怕了,打伤了妈妈还想带走你的手机,我怎么能忍,我可是被你惯得脾气挺大,我是一个小大人,所以我跟他打架,他居然用又黑又厚的指甲掐我的手,掐掉了好大一块皮,但是我没有哭。爸爸,那个老是在你面前哭鼻子的小淘气,再也不会轻易哭了。姐姐哭了,她也不想爸爸的手机被拿走,可那人就是不听,姐姐大声喊了句“那是我爸爸的东西,我们爸爸回来会去找你的”。一切都结束了,耳边好像有姐姐的哭声,可是我什么都听不见了。爸爸留给我们唯一的东西被我们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就像爸爸离开后再没回来过。

你走了之后,奶奶跟妈妈的关系一点都不好,奶奶想把我们接回去,可妈妈不准,她说她要亲自把我们养大成人,奶奶那儿一点都不好,有那么多的堂哥堂姐,她怎么可能全心全意的对我们。而且,奶奶那儿还有我讨厌的大堂姐,她怎么那么令人讨厌呢,她非着我在你的葬礼上哭,可是我就是哭不出来嘛,我还要为你撑起整个家,怎么能轻易在众人面前哭呢。后来,妈妈一直没去过奶奶家,逢年过节的妈妈就让我们自己去,我们一大早就出门了,可是那条路好长,我腿都走酸了,姐姐一直牵着我的小手。我突然怀念跟你一起到奶奶家的那天了,那应该还是夏天吧,因为我穿着漂亮的小凉鞋,许是鞋子不合脚还是因为是新鞋,那鞋子把我脚后跟都磨破了。你知道后还怪我为什么不早跟你说,然后抱起我就送到了你脖子上去,我骑在你脖子上,看到了更高更远的风景,一路上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我跟姐姐到奶奶家时天都黑了。奶奶看着我们就哭,不知道为什么,一遍一遍地叫着我们小心肝,可那时我都十岁了,对呀,你走的时候我已经十岁了,都长大了,可是,被你惯得还是个小孩子性子。我这小脾气还向你撒过吧,那是春夏交替时节,你就在等着啥时候下大雨了去犁地,恰好前一天晚上下了好大的雨,你连夜出去就把田地犁好了,田地里装满了水,就等着秧苗长好就可以插秧了,那天正好赶集,家里来了好些个人,姐姐在山上看着小牛,大牛刚被你卸下正在田坎上吃草。我闲着没事,就想去找姐玩,找姐姐就要过那条窄窄的还有牛的田坎,于是我颤颤地依着牛一步步挪,都快要过去了,牛突然蹄子一抬身子一抖,就给我抖水田里去了,那水不深,但因为我是毫无准备被弹进去的,水巨大的冲击把我荡来荡去,我使劲伸抓却什么都抓不住,整个人都吓懵了,幸亏姐姐大声喊叫,你们才跑过来,小爹跑在前边,一下就把我从水里捞起来,我看见你就想扑你怀里大哭,可是我想叫你却发现我叫不出声。我说不了话,只能呆呆的站那等着你来抱我,可是你朝着我吼了一句“还站那干什么,还不回去换衣服”。

这是第一次我需要你时你居然凶我,我一下子就跑了,边跑边想着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你了,你不知道,我当时想了好多种你看见我的场面,却没想到你会吼我。跑到家后,我又能说话了,可我不想说,妈妈一件一件的给我换着衣服,嘴里絮絮说着我淘气不听话,可你们没人知道,我差点就不能说话了,现在想想,那可能只是惊吓过度的短暂性失声吧。后来,我真的有好几天没理你,我变沉默了很多,家里安静了许多,现在想着,如果你后来没有买东西哄我,我会不会真的一直不理你呢?应该也是不会的吧,毕竟,我那么爱你。

这种爱,在你去世之后的很多年里,都未曾丢失过。你走后,有很多人都问过我有没有很想你,想吗?我笑笑没有回答,那时还邪恶地想要回答说:“要不,你自己试试看”,你看,我是被你惯坏的坏孩子,除了你,没人受得了我。这十年里,我到过很多地方,一步一步地在远离那个地方,从小山村去了邻镇念高中,又从南方来到了北方,每次填志愿时有人问我填哪时,我总是说:“远方,越远越好”。

记得曾读过一本书,书上说记忆总是这样,当你想要忘记时,总是时时刻刻的记得,然而在你以为你一直记得的很多年以后,其实,你早已想不起某些细枝末节,就像十年之后的我,记不清你的容貌,忘记了你的习惯,只会在某个瞬间突然想起你。后来啊,每一次提到父亲,我都会很自豪的说:“我的爸爸是一个很高大的人”,很高很高,高到我每次都要把头抬得老高的,才能勉强看到他的脸,可是那时候太懒,嫌抬头太累,都没好好看过几眼,就再也见不着了。

其实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很幼稚,你还在的时候一直希望我能好好学习,向姐姐一样,每次都能拿到红彤彤的奖状,然后,把它贴在我们的墙壁上。那年,我念五年级了,在迷迷糊糊中,我们迎来了期末考试,早已记不清每年期末考试的细节,只是清楚的记得那年的成绩,我出乎意料的好,单科与总分均为全乡第一。我匆匆地跑回了家,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急切,当我回到家跟妈妈说完了之后,妈妈很高兴。我站在你的照片前,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下,我好像,终于达到了你的要求,可是,太晚了,两行清泪急速淌下,匆匆一淌便是十年光景。

十年后的我希望你不要担心,我自认为没有你的这十年里我过得很好,母亲在我六年级毕业后就离开家乡去外地打工,你应该庆幸你有一个好妻子,我们有一个好妈妈。我生命中的前十年,你把我惯得无法无天。但没关系,这生命的后十年,我把自己惯得没心没肺,一面棱角分明,一面满怀温情,虽活得很累,但一切都好。

【编者按】这是漫长十年里的一封写给父亲的信,不需要过多的言语,细细感悟,我们就能体会到对父亲的一片思恋孺慕之情,作者的真情实感所描写的父子亲情令我们感动不已,不胜唏嘘。——【高校文学联盟编辑:杨懿楟】
上一篇:找(闪小说)
下一篇:狗剩的幸福生活(24)远亲不如近邻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12/25 11:58:44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15071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